您的位置: 乌苏信息网 > 娱乐

新型城市化重在市民参与

发布时间:2019-07-13 03:53:40

新型城市化重在市民参与,

新型城市化要和公共物品供给机制的改革相结合,才能为未来中国的增长路径奠定坚实基础。 出国的人都有深刻体会:中国和发达国家的重大差距,并不体现在家用电器和汽车上,而是在以蓝天白云为代表的环境质量上,在老有所养幼有所爱的社会保障上,在公平高效的教育制度上。说到底,中国能不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关键在于我们能否成功地提供足够而优良的公共物品。

公共物品的提供,需要中国社会做全方位的改革。因为一个社会激励公共物品生产的机制和私人物品的生产机制完全不同。 首先,公共物品的需求是一个公共需求,不像私人物品一样,可以由个人的决策简单体现。近年来,在中国沿海多个城市爆发了抗议某些大型化工项目的集体行为。这些事件充分表明:目前城市公共需求的表达渠道还不够畅顺。公众的意愿表达不得不借助于成本相对高昂的非正常方式,这怎么能够成为一个未来激励社会公共物品供给的“新常态”?如果我们的政府不能顺利得到公众对于公共物品的需求信息,很难推断它能够合理提供相应的公共品。 其次,对于公共物品的需求的整合,系统性红斑狼疮患者生育往往会因为社会个体的异质性太大而形成冲突。前一阶段,中国政府设定了户籍管理制度的改革时间表和路径图。破除这个束缚了我们劳动力自由流动的制度,是对生产力的一个极大的解放,社会各界叫好之声都远远大于反对之声。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城市化的进程一定会相伴着对城市“中国式过马路”,批评者往往从应该遵守交通规则的角度出发,这当然无可厚非。但问题是这个交通规则是不是由那些急着上班宁愿闯红灯的打工仔制定的呢?他们收入微薄,并且很有可能上班迟到一分钟会被罚款一百元。对他们来讲,不是不知道闯红灯的危险性,特别是第一个闯红灯的人。或许对他们来讲,生命是无可奈何的且价值有限,并不像收入优厚而以车代步者那样,可以高喊“生命是无价的”。所以,“中国式过马路”实际上是低收入者和高收入者在交通规则决策上的权重不同的一种体现。 最近,有很多中国城市社区开始在一些涉及不同利益诉求的公共物品的决策程序中,引入“罗伯特议事规则”,让尽可能多的执行者参与到决策中来,这样就会有效地提高公共物品的供秦皇岛治疗白癜风里给能力。比如上海浦东新区日前就开展了“罗伯特议事规则的社区运用”培训和试验,他们曾经在浦兴路街道金桥湾居委会建造老年活动室时,将3万元资金交给居民,由居民自己决定添置什么设备。最后来了80多个居民参加讨论,通过议事规则,居民们有序又高效地讨论出了采购清单,最后3万元反而没有用完。 总之,新型城市化要和公共物品供给机制的改革相结合,才能为未来中国的增长路径奠定坚实基础。 (:DF143)

广西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好
急性脓胸医院
西安小儿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滁州有哪些中医神经内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