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乌苏信息网 > 科技

骑士的愉悦征途 第四十五章 失落的军团(一)

发布时间:2019-09-13 20:21:25

骑士的愉悦征途 第四十五章 失落的军团(一)

“战旗军团日志——军团长易萨特.穆哈德爵士阵亡第十一个集市日。

我们困在这个军营里已经整整三个月了,直至现在后方还是没有传来援军的消息,尽管还是有几次突围的机会,但是在经历了一次次的惨痛教训之后,所有活着的弟兄们还是选择了躲在要塞中固守待援。

或者换个说法,我们在等死。

仓库的粮食仍然有富余——在上一任军团长阵亡之前,我们就在要塞内开辟了一片荒地,种植了相当数量的土豆和燕麦,加上自己饲养的山j,足以供应全部的消耗;两条河道环绕在军营两侧组成了天然的护城河,让我们在得以安稳之余,还能拥有干净的水源。

感谢尊贵的贝里昂.马尔凯鲁斯公爵大人,他在建造这座军营的时候,完全是按照最顶级的城堡构建的,这座绿茵河谷要塞的坚固程度,即便是瀚土城也不过如此了。

但是守护这座瀚土西大门的军队,却是我们这群常败之军——不得不说,真是一种讽刺。

真正的危机,却又来自于士兵们——就在上一次的易萨特军团长带领第一旗团发动反攻,结果不幸阵亡,甚至连军旗都丢失之后,没有任何一个人还有胆子离开这个坚固的要塞,更没有一个人有勇气提出突围这种想法。

更加严重的是,在上一次的突围战当中,不仅仅是军团长易萨特爵士,就连首席掌旗官、第一旗团长和两位首席副将全部阵亡,整个军团彻底失去了全部的指挥官,只剩下我这个易萨特爵士的书记官,和幸存的六位旗团长一起维持着整个要塞不至于崩溃。

但是我们都很清楚,这个军团早就崩溃了,仅仅是求活的意志和对光辉十字的信仰,让他们还没有把长矛和剑刃架在我的脖子上——但我相信已经有不少士兵有这个想法,只是还没有胆子敢实施而已。

各种各样的想法和观点。在迅速的让我们分裂和内斗;秩序的崩溃让这种分裂在进一步的加剧——或许是三天后,或许是今天,或许就在下一刻,随时随地都会发生士兵暴动。外面的恐怖的景象让他们已经开始失去理智了,事实上就连我自己也一样。

请原谅我这个小小的书记官那无比卑微的想法,这个卑微而且很自私的想法,但是……

为什么没有援军,为什么我们在这里坚守了这么长时间。依然没有得到哪怕一丁点儿的援助——王国把我们抛弃了吗,贝里昂公爵已经忘了我们这些不值一提的小人物了吗?

我知道这些都是奢求,但是当这种话听到一千遍一万遍的时候,哪怕如我这样卑微的人也会产生这种困惑,为什么没有人愿意来拯救我们,难道说我们就是活该被抛弃的?

敌人从未停止过对绿茵河谷要塞的渴望——这里是瀚土的西大门,只要攻破了这座要塞,至少有四座城镇会彻底成为他们可以肆无忌惮狩猎的地方——大肆的屠杀、劫掠、纵火享乐,就和他们之前在别的城镇做过的事情一样。

说来可笑,我们之前曾经到那些城镇请求过援助。但是都被无一例外的拒绝了——不仅仅连一粒粮食都不愿意给我们,甚至连求援的使者都被逐出了城镇的大门,仿佛我们这些可怜的士兵们都是一群该死的害虫似的。

粮食勉强可以自给自足,饮水也不用担心,我们真正缺少的是真正的士兵和武器——铁打的长剑和斧头、箭矢、火油、石砲……这些东西都是急缺的,而现在却都在迅速的消耗着。

甚至到了现在,两个士兵才能有一柄满是缺口的长剑,十个士兵共用一把十字弓,箭矢更是稀罕到了需要找替代品的程度——我不知道这样的情况还要持续多久,但是早在那之前。绿茵河谷要塞肯定就已经陷落了。

而敌人的进攻从来就没有停止过——那些可怕的野蛮部落大军,似乎将目标对准了瀚土城,但是仍有不少战争部落把注意打到了这座要塞上面。

这些瀚土的野蛮人似乎得到了不少精良的装备——投枪、长矛、盾牌和阔剑,一次次的朝着要塞发起进攻。如果不是有整整十公尺高的城墙和护城河。光是靠着我们这些残兵败将

,要塞早就该陷落了。

真正威胁着我们的,依然是军心——惨重的伤亡、一次次的惨败、整个战旗军团早就到了接近崩溃的边缘。我甚至怀疑,如果不是还有敌人堵在外面,这个要塞早就不攻自破了!

而那些该死的敌人——血狼还有巨怪!我以前一直都以为只能够在英雄传记和吟游诗人的嘴里听到的故事,现在却都活生生的出现在我们的面前。而且是那么真实!

他们不仅仅是驯服了这些可怕的怪物,甚至还真正的让它们变成了一只军队!

我甚至听说在这些该死的野蛮人当中,已经有一支训练出了“血狼骑兵”的战争部落——这简直不可想象,他们究竟是怎么让这些该死的畜生变得这么听话的?!

而那些巨怪——我只见到过一次,听一些本地的士兵们谈起过,巨怪这种怪物其实性情温和,或者说……只要你没有进入它们的领地,一般它们也不会故意招惹别人,但如果激怒了它们,那下场绝对是惨不忍睹!

记得贝里昂公爵曾经狩猎过一头巨怪,那怪物的脑袋至今还在瀚土城内——动员了将近半个军团,才勉强杀死了那头可怕的怪物,还有好多可怜人命丧当场。

而现在这些巨怪却都成了野蛮人的攻城武器——这些怪物真的有本事把城墙都像是木板似的轻易拆毁,就算是最最强悍的弩炮,也扎不穿它们的皮毛!

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要过去多长时间,简直就像是活在噩梦当中——每一天都是战战兢兢!或许死亡才是最好的解脱,愿光辉十字原谅我这份自私的想法,这个世界简直太可怕了!

我们只剩下最后一只信鸽了,希望您能够收到这封信——不论您是谁,虽然我们未曾谋面,但如果您能够看到这几行字的话,请尽快转达贝里昂公爵,或者任何一位手中有军队的大人,亦或者至尊的国王陛下,告诉他们,瀚土的西大门已经快要守不住了。

您不曾见到过的朋友,战旗军团书记官维吉尔.布鲁图斯。”

……昏暗的房间内,写完了最后一行字的维吉尔微微叹了口气,将信奉折好,塞在一个小小的直筒内,而后捆在信鸽的腿上,看着在黑夜中飞走的身影,忍不住生出几分嫉妒的情绪。

真想想这只信鸽一样拥有一对翅膀,能够飞出这个困住了自己的牢笼啊。

虽然这样奢望着,但他还是很快收起了自己这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天色已经快要亮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敌人随时都会开始进攻要塞,自己还有很多事情要忙碌呢,一想到那些原本和自己毫无关系的事情,维吉尔就忍不住感到一阵头大。

自己只是个书记官,不是军团长也不是后勤长官,更不是什么该死的巫师,变不出士兵和武器来,也没资格向那些城镇长官下令!

正当他还在唉声叹气的时候,房门突然被推开了,一脸惊慌的卫兵冲进来,皱起了眉头的维吉尔刚打算呵斥几句,就被卫兵的话彻底吓傻了。

“兵变,大人——那些士兵们在暴动!”未完待续。

宝宝发烧打冷颤危险吗
4个月小孩退烧最好办法
儿童风寒感冒吃什么药
糖尿病胃轻瘫消化不好的治疗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