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乌苏信息网 > 科技

竹韵小说树精和酒娘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8:34:21

能一眼望尽长安花的地方开着一小酒坊,那当炉卖酒的姑娘唤做九娘,这是我什么时候知道的呢?是过路的旅人唤她时知道的?还是抱着小孩在我身下乘凉的妇人耳中听来的?我想了很久也没有想起来。一阵微风吹过,我抖擞了一下我全身的枝叶。  “沙沙沙。”有几片叶子正好落在九娘发间,我高兴的笑了“沙沙沙……”  “这么小的风,这棵槐树怎么一直抖个不停?”九娘疑惑地走到我面前,我赶紧止住笑意,认真看她,毕竟九娘主动走来看我的机会并不多,她眉目间透着温情,乌丝轻绾,吹弹可破的皮肤在阳光下有些透明。  在我回神的时候,她已经回到炉前温起了一壶桃花酒。我怎么会知道她温的是什么酒呢?想了很久没有想起,于是我告诉自己,这应是与身俱来的罢。  清晨,有一位剑客牵着马走来,顺手将马绳拴在了我的身上。我别扭地摇了下身子,不曾想他一用力勒得更紧了,我很生气,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点了一壶桃花酒,九娘利落地在炉前忙碌着。我忘记了身上的不适,只静静看着九娘那双巧手有条不絮地做着每件事。酒坊只有九娘一个人,也幸好来往行人停驻的不多,所以也不见得会很累。  日落的时候,九娘抱着一本书靠在我身上认真的看,酒坊的幡随着晚风慵懒地摇曳着,我闭上眼睛可以感觉到她的体温。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好像对外界有了感觉。比如说早上那个剑客拴的马绳,让我感觉到了痛。昨夜的风,似乎有些冷等等。当然,我还是没有想起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是夜,九娘靠在我身上,抬头看着天上月,轻轻念出这几句话,眉宇间透着几丝落寞。今天是他们人类口中的七夕节,我在陆陆续续走过的行人耳中听说,好像是说一对夫妻一年见一次面的时间。别人的事情,我不明白九娘为何会如此神情。唔……我启动我不怎么好的记忆力想了想,莫不是九娘现在想起了曾一次次在客人耳边提到过的公子?  思及此,我再看九娘时有了一丝难过,这日月交替,时间变换,我一直没能看到九娘口中的公子到来。虽说此路有些偏远,但来往行人也不少,为何那公子还没找来?难道那位公子正是他们常说的“路痴”?  酒坊的烛火已暗下,我却想着酒娘的事情思毫不觉疲惫,突然我眼前白光一闪,我吓得往后跳,却忘了自己本是一棵树,根本没能动得半步。待我适应后,眼前出现一白胡子老头儿,嗯……这个形容好像不够,因为他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是白的。  他正眯着眼扶着胡须打量着我,我有些不自然的扭了扭。  “小树精,本仙人来助你修成人形,不快谢过本仙人,还想溜?”那老头儿说他是仙,我暗自撇嘴,反正我不会说话,看他能怎样。  却见他轻挥衣袖,刹那间我只觉得我比往常更加冷了。我偷偷恨了那老头儿一眼,原来人类口中无所不能又温柔可亲的仙是假的。  “哎哟哟……”那老头儿直直转过身去,一边在嘴里不停念叨着:失算失算,司命那小子诓了本仙云云。  我没空理他,一阵夜风吹来,我抖了抖身子。却没有发出“沙沙”的声音,我埋头一看,却是一双人类的手环在我身前。我试着动了动,好像是在我身上出现的,莫不是那老头儿一挥让我修成了人形?噢!他来的时候好像是这么说过的,我感激地看向还背着我的老头儿,感觉他那一身白衣不尽的好看。  不久,他像是做了一个很大的决定般,背着我又挥了下衣袖,随即转过身来看着我。我知道是他帮我修了人形,于是笑着回望他。他看了我半晌开口道:“司命那小子说此处有一槐树精,根基甚好,可在七夕之夜助之修得人形收入门下做徒弟。只可惜司命那卦有误,居然是只女妖,本仙人门下从不收女弟子。也算今日你与本仙有缘,本仙这就化去你身上的戾气,做只安份的妖吧。”不待我开口,一阵刺痛漫延至全身,等痛楚过去时,哪里还有那老头儿的身影。  我有些高兴,我修了人形便可以和九娘说话了,还可以喝她酿的桃花酒。想着想着已走到了九娘房前,抬手刚要敲门才反应过来,离卯时还有整整一个时辰。于是我看向我平时生长的地方,如果九娘醒来看到那么大棵树不在了会是什么表情?索性那老头儿好像并没有对我做了什么,所以在我学着老头儿挥衣袖的时候,我原来生长的地方出现了一棵和我以前一样大小的树,顺便我也看到了我一身浅绿的衣裳。  九娘开门的时候肯定没有想到会有客人,看她惊讶地样子我就知道了。于是我冲她笑了笑,点了我渴望了好久的桃花酒。我想,我看了九娘和她的酒坊这么久,有些人类的东西我还是懂的。所以我知道喝酒壮胆这件事,喝完杯子里的酒,唇间还绕着一丝桃花香。我支起身子走到炉前直直盯着九娘道:“九娘,我欢喜你。”  九娘手一抖,抬头看着我,我冲着她直笑,我想,是不是人形的我不太好看?又有些后悔没有去河边照一下便跑到九娘面前表白了。  “姑娘你……莫开玩笑才是。”九娘红着脸低头轻声说,我眨了眨眼,难道不是我不好看而是九娘不好意思了?  我正准备开口辩解,却见门口立了两位客人,九娘看了我一眼转身去招呼客人了。我有些难受地回到自己的桌前,顺便打量刚进来的客人。一人身着蓝色缎袍,手里拿着一把白色的折扇,温文尔雅,一人一身黑色劲衣,腰间挂着一把大刀,武功深不可测的样子。  我看到九娘看向那位蓝衣客人的时候,脸上浮着两坨红晕,不同于刚刚看我时的红。难道此人便是九娘一直等的公子?我有些高兴,九娘等了这么久,那人终于寻着路找到她了。  只是,九娘的公子找到她了,我要怎么办呢?我颓然地一手撑着下巴,一边打量着九娘他们那边的情景。  唔……那个蓝衣客人看九娘的眼神也有些不一样呢,好像……好像上次在我树下乘凉地丈夫给他妻子擦汗时的眼神。唔……九娘的脸更红了呢,别的客人唤她,她也像是没有听到。我嘟着嘴,学着平时九娘的样子给客人倒了茶,我有些疑惑地看着客人的眼神,好像有些痴。  九娘有些不好意思地走到我身边接过我手里的茶壶,“多谢姑娘。”我冲她灿烂地笑了笑,转头看到蓝衣客人正专注地看着九娘。  我不高兴地看着他,没有注意到他旁边地黑衣人已到了我身旁:“这位姑娘,管好你的眼睛。”  我皱起眉头:“你刚叫我什么?”我疑惑地问道。  黑衣人面无表情地看了我一眼,转身走了。  我再次启动我那不好的记忆,好像我和九娘表白时她便唤我姑娘,刚刚这个人又是。好像那个白衣老头儿也说他不收女弟子,那么……他们的意思是说其实我是个女的么?好吧,我头疼地用脚在地上蹭了又蹭,怪不得九娘听到我的表白会是那种反应。  好吧,当我反应过来自己真的是个女妖的时候,我惆怅了。如果我是只女妖,那我便不能欢喜九娘了,这也是在来往行人的耳中听闻的,女子与女子是不能一起的。而且,九娘的公子也找到了她。那么,我修得人形,又是为了何人呢?  如此,我真是一只可怜的妖。     共 270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形成原发性早泄的因素有那些
黑龙江治疗男科的专科医院
云南哪家医院治癫痫便宜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