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乌苏信息网 > 时尚

花神问情记 第一百三十二章 最后一棋

发布时间:2019-10-12 23:18:03

花神问情记 第一百三十二章 最后一棋

“我答应你,不让九阳湮灭。”尹屾见白泽妥协,点头道,“可他会不会自撞南墙,这我也说不清……不过你既然要求,我定会留他一命,从前他教你认是非善恶,倡导情义无价,是因为他比你强大,所以才能左右你的思想,如今放眼神界,你才是最强大的神!而今你也有去左右他的思想!以强者的姿态告诉他!也让六界生灵都明白!弱肉强食才是万古长存之理!”尹屾的目光如凛冽的寒冰,直刺到他的心底。

白泽闻言一怔,眼中散出一丝奇异的光来,仿佛被蛊惑了一般,神色木然道:“弱肉强食,弱肉强食……”说着,他突然捂住头,痛苦地咆哮起来,“不!不是这样的!这根本就不一样!我、我和月芙是神族的神明!不是不辨黑白的恶魔!不需要弱肉强食这种东西!!”

“破茧成蝶的过程虽然痛苦,最后的展翅却无比美丽……相信我,你会需要的……”尹屾立在大殿中央,血色长袍在风中烈烈起舞,“月芙如今已经从痛苦中超脱出来,可毕竟是神界神明,体内的邪浊之气太重,复活后便必须用神明之血来清洗,否则便会失去平衡,化作飞灰,永世代不得超脱!所以她唯有不停的换血,不停地清洗邪浊之气,才能得以存活!可话虽如此,这不也是一个破茧成蝶的过程么?相信我,你一定会喜欢上弱肉强食的,毕竟月芙的将来,炽烬岛的将来,和泽的将来都掌握在你一念之间!”

大殿中没有丝毫声响,只有一股颓靡的气息,带着淡淡的血腥味。

最后一句话猛地惊醒了白泽,他默了片刻,终于抬起头,颤抖着伸出手去解开了血暝袋,一步步朝月芙走去……

尹屾看着他缓步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嘴角扬起一抹冷笑:“去吧,月芙就在银棺中沉睡,等你将她唤醒……”

白泽缓缓走过去,狠心闭上眼,颤抖着手将腥红的精血引了出来,顿时阴风阵阵,怨灵的哭喊声、求饶声充斥着整个大殿,白泽紫袖一挥,祭出三味真火,开始煅烧精血,大殿上的生灵开始凄厉地嚎叫起来,发出阵阵呜咽之声,听上去无比惨烈,殿中血色的砖石被这浓浓的血腥味一唤,仿佛有了生命一般,开始蠢蠢欲动起来……白泽不去理会,只是不断地煅烧精魂,又过了半柱香的时辰,红色的成团的精血都被纷纷化去,只留下了最精粹的部分,凄厉的哭嚎声渐渐消失,白泽探手一抓,一颗如龙眼大小的红色水状物便出现在了手上,十万生灵顷刻被压缩成了一团,白泽走到月芙的银棺前,将红色血团放在冻着月芙的千年寒冰上,整块寒冰顷刻便染成了血红色,慢慢渗透进了月芙体内……

“干得不错!”尹屾飞过来,看着银棺中被血染的月芙,露出了赞许的微笑,“如此一来,月芙复活的几率将大大增加,明晚我再去炽烬岛引莲苒前去魔界叶湖,用她的血为最后的魂引,一举复活月芙!”

白泽低下头,轻声道:“知道了。”

尹屾闻言,放心的点头,去炽烬岛的木屋布置陷阱去了。

过了许久,白泽才木然地走出大殿,呜咽的寒风刺得他有些清醒,又有些迷惘,昆仑虚上,半点月光也没有,只有零落的几颗星辰在天际散着微弱的光,他的脑中浮现出了许多的事,比如那日在紫阳宫中,月芙难言的沉默,还有她为自己挡住尹屾那一剑,回眸时对他释怀地一笑,那感觉既冰冷又哀伤,压得他喘不过气,还有和泽,他总是喜欢把小脑袋靠在自己肩上,那种感觉久违而温暖,此生都不复再来……后来他染上邪浊黑气,独自在归无山痛苦死去,他也没能赶去见上一面……

想到这里,白泽不禁落下泪来。

当年他为了六界大义舍弃他们,随九阳去叶湖深底净化即将崩散的邪浊之气,最后虽然成功了

,代价却是惨重的。

和泽湮灭归无山,牡丹被锁邪渊地,自己虽然见到了牡丹最后一面,但已是将死之人,又有什么意义呢?

他们究竟为何而死?也是那一念执着么?白泽有些恍惚。

他曾说过炽烬岛是他最重要的地方,他会用生命来守护它,所以他们为了完成他的心愿,前仆后继付出了生命,可他到了关键时刻却畏怯一隅,留他们独赴黄泉……真的是自己不够强大,保护不了他们的缘故么?还是因信念早已死去,堕入万劫不复之境?

他不知道。

如今既救了月芙,又恢复了炽烬岛,他应该高兴才是,至少他失去的一切在慢慢回来,可心却为何变得如此空洞……

一切都会慢慢过去的,只要能够再次拥有,便有机会弥补从前的过错,所以为了这一点,即使做了再不对的事,也能原谅自己罢?他叹了口气。

也许这些自我安慰的言辞,能让自己心安理得的接受一切。

他又有勇气去接受自己了。

一串脚印在雪中渐渐淡去,只留下一片茫茫的白……

等到白泽的气息完全消失在风雪中,化为废墟的浮虚宫上空突然显出了一个身影,却是尹屾站在浮虚宫外,对着白泽远去的背影冷笑。

不过是一枚棋子,只是现在还有用罢了,还妄想拥有月芙?真是不自量力!尹屾在心里冷笑起来,如今便用白泽做这最后一步棋,与九阳一赌天下苍生!

尹屾这样想着,抬手轻轻一挥,只听“砰”的一声巨响,三具棺材便一一列在了面前。

三具棺材中,有两副是晶莹剔透的水晶棺,还有一副是银色的月棺,都在微弱的星光中闪着红芒,凛冽的寒风夹杂着雪花迎面而来,尹屾却丝毫没有知觉,仍旧盯着那三幅棺材,只见三副棺材都被红芒笼罩着,那红芒正是养护月芙万年的神明之血,因每一万年都要用十万生灵的精血来将养月芙的躯体,以保其容颜栩栩如生,为十万年后的复活做准备,所以自神魔大战后,他都隐居在昆仑虚上,暂避余下的太古守神锋芒,这九万年来,他一直用自己的血来养护月芙,以保其身躯不腐,偶尔也会用用青璃肉身的血,却是不能多取,否则牡丹炼化的邪仙傀儡便不能牢固的附上去。

九万年!一万年一次的取血养躯!自己与月芙早已融为一体!尹屾想到这里,激动地走过去,拂开银棺上的雪花,微微闭上了眼。

月芙,这十万年来,我用我的血守你九万年不死不灭,而今终于等到了复活之夜,是时候让你醒来了!他仰天长啸起来。

半晌,他收敛了笑容,仿佛下定了决心一般,退到了两丈开外。

指尖成诀,口念魂引,就在他睁眼的一瞬间,三副棺材应声而开!三道养护棺材的红芒立即退散,只见那棺材内锁着一蓝一紫一青三道光芒,随着棺材的开启,组成了一幅奇怪的图纹,围着银棺上空缓缓旋转起来,依次是尹屾、牡丹、青璃体内的引魂血!

随着尹屾不断念咒,三道光芒仿佛受到了召唤一般,竟自动融合成了一束光芒。就在它们交汇的那一刹那,天地间的风雪仿佛静止了一般,全都停止了咆哮,融合的光芒随着尹屾的指引,围着月芙的躯体打起转来。

“月芙,明晚我们便能见面了……”尹屾飘渺的声音随那道光束传来,却是温和而柔软的,少了平日里的冰冷和严肃,“从今以后,你将忘了过去,忘了白泽,永远和我在一起……”

话音刚落,银棺里的光芒仿佛失了控制一般,从月芙体内一蹿而出,如同一道绚丽的彩虹,直往天际处而去,漫天的风雪又重新回到了昆仑虚,寒风刮得人睁不开眼,只见那道彩色光芒直冲上而上,仿佛要挣脱束缚一般,尹屾面色阴沉,抬手一挥,一道血芒立刻锁住了那道彩色光芒,尹屾睁开眼来,望着昆仑虚上漫天飞舞的雪花,语气又恢复了冰冷:“怎么?还是忘不了他么?为什么又要逃开?我守了你九万年!到底哪点不如他?!”

说着,他抬起手来,紧紧抓住了那道企图挣脱、重新冲向苍穹的彩色光芒:“如今后悔也是晚了!你只能跟我在一起!如果我得不到你!便就会像太古时期一样,手刃白泽!!”

漫天的风雪渐渐大了起来,呼啸的寒风刮得人脸上生疼,尹屾冷冷的注视着那道光束,看她在空中痛苦的翻滚,挣扎,面上依旧冰冷,丝毫也不为所动。

“你不是一直想保护他,保护炽烬岛么?为了他,你宁愿不顾自身性命,生受了我那一剑!也不愿与我在一起!而今你走了,就不怕我杀了他!毁了炽烬岛么!”尹屾神色冷峻,死死盯着手中的光束,他的手渐渐收紧,越来越紧……

“你可能还不知道罢,白泽为你杀了六界十万生灵,如今已回头无岸!他迟早要堕为邪魔!只是还在苦苦支撑罢了!”冷冽的寒风中,尹屾面容扭曲,“届时他堕为邪神,意识全失,心中只剩杀戮!便是和泽在世,也要当场击杀!更不用说还会记得你了!如今你也将成万劫不灭之躯,复活后便是唯我独尊!你们还可能在一起么?届时我一统六界,九阳重渊便是再强大,也根本入不得我眼!这六界还有谁能反抗我?如今我看在你的份上,留白泽一条命!你若不想白泽身死!炽烬岛化为劫灰!便乖乖的留在我身边!等明日重轮归来!与我齐享万世逍遥!”

彩色光芒愈发绚烂起来,看上去无比痛苦。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怎么坐车
北京华博医院看病贵不贵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坐车怎么去
北京华博医院效果如何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具体路线怎么走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