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乌苏信息网 > 历史

【海蓝·小说】哭坟

发布时间:2019-09-14 09:18:45
现实中的樊素并不是一个性格十分开朗的人,她以茶花的身份走进杨元东身边时仍然还如此,她性格中虚张声势的比例非常大,因为她心底一直都压着许多打不开的结,比如当年她把自己的妹妹弄丢了,这件事始终都压在她心头。后来还有一些事情,总是后一件压着前一件,随便提起一件事,樊素都无法能够破解开。与小蛮在白居易身边时,小蛮是她的主心骨,她是小蛮的代言人,那时的情况还好一些,小蛮这样告诉过她,说素姐,遇到那些想不开的事情你就不要再去想,即使天塌下来也只能那样了。樊素知道这个道理,于是她就尽量掩饰着那个懦弱的自己,在与外界相处时,她就尽可能表现出左右逢源。问题是,与小蛮分开之后,她所遇到的重大事情就只能窝在心里,即使面对杨元东百般的体贴,她也不敢把那些秘密讲出来,实在躲不过去时,樊素就唱歌,想起什么就唱什么,或许这也是她喜欢唱歌的一个原因。
杨元东这个人有些多愁善感,其实富家子弟这种性格的人不常见,或许与父母亲的遗传有关。小时候的杨元东他就认识茶花,他始终都觉得茶花这个小妹妹非常亲切,而茶花家当时非常贫困,还欠下了杨家一些债,于是就在如何还债的问题上,两个人就经常能碰到一起,只是那时他们还都不太懂感情,只是觉得对方是个很不错的小朋友。当时的小孩聚在一起,他们经常玩这样一种游戏,叫“迎亲”。游戏开始时,要根据参加的人数选择好噬草,每个人手中必须要握有一根,然后再有一个人把噬草全部都握在一起,这时就由其他人把噬草的另一端两两的拴结在一起,噬草连结在一起会有三种情况:有男有女、有男无女、有女无男,而有男有女的就可以成亲了,但一定不能与其他的伙伴牵连在一起,剩下那些人就只能当佣人,他们都要给迎亲的人服务,新郎官在游戏中的地位最高,他可以指挥整个游戏,而新娘子就只能指挥那些女孩子。杨元东和茶花,他们俩经常在游戏中相遇在一起,茶花非常喜欢给杨元东做媳妇,因为他比较文静,不象有的男孩子搂到她的时候第一件事情就要亲嘴,而杨元东也不喜欢别的女孩子当自己的女人,于是她们两个人的友谊就建立了起来。
后来在十几岁的时候,茶花家因为欠债的缘故,她就被一个远亲抓去卖给了妓院。杨元东再次与茶花相遇,已经是三四年之后的事情,他们是在妓院相遇的。当时茶花刚刚开始接客,两个人相遇,她就向杨元东哭述,说希望杨元东能把自己赎出去。后来茶花就嫁给了杨元东。杨元东始终都认为,是上天把他和茶花配到一起的,小时候是这样,在妓院相遇也是这么回事,尤其是后来茶花被贬下界,她马上就来寻找自己,这份感情用什么都不能替代。虽然下凡这件事他没有亲眼看到,可表哥元稹那是什么样的身份!他说遇到了仙女下凡,那就不会出错。于是樊素就走入到杨家,只是她冒充了那个已经被大火烧死的茶花,还有那个仙女的身份,这就又把一个很沉重的包袱压在了她的心头。
原来那个茶花是个比较软弱的人,而樊素的的骨子里也是这样的性格。走进杨家之后,樊素处处都在维护着杨元东,她很怕自己把哪一件事情做错了。樊素和茶花两个人最大的区别就是一个爱说,一个不太喜欢讲话,而樊素本人的解释是,两个人虽然是一个灵魂,但她们不是一个身体。所以杨元东以及他身边的那些人都能理解,他们也都认为,茶花确实就再次又回到了现实之中。
在杨元东身边虽然站稳了脚根,樊素心里仍然还有很沉重的负担,自己这可是冒充的茶花,虽然她的死与自己无关,可这里是她的家,自己冒充她的身份,那她就什么都没有了。因此樊素才通过茶花的嫂子去墓地那里拜访,她就是希望茶花的灵魂能够安息,我虽然在冒充你的身份,可我并不会亏待你,我会把你当成亲姐姐来对待,我要想办法把你的灵牌送入杨家的祠堂,另外我还可以经常过来看你,多给你烧些纸,供品也能加倍的摆上来。
从赶奔元稹的丧事回来,樊素似乎就更加相信了灵魂一说,她认为义父之所以突然过世,主要就是他编排了那个仙女下凡的故事,那是假的。后来那个瞎话被小蛮给点破,她说那件事已经不能再更改,就只能那样了。因为元稹已经过世,那个瞎话是他编的,谁都不可能去找已经过世的人询根问底,上天即使要怪罪也只能怪罪元大人,何况他已经接受了惩罚。这是小蛮给樊素的解释。
后来小蛮离去后又弄出了天兵天将这样一个插曲,樊素是既感动又恐惧,自己的脸面虽然有了光彩,可怎么能装神弄鬼的骗人呢?万一要惹恼了上天那该怎么办?尤其是元东他真就把自己当成了仙女,家里的任何事情就再也不准自己来插手,他还哄着自己说,茶花,你就可怜可怜我吧,你就在家里给我勤指点着,你想干啥就去干啥,实在没啥干的,你就去买东西玩,想花银子你就自己去帐房那里拿,我是真的不想让你再离开咱们家。樊素没有任何办法,男人宠着自己这肯定没错,只是真要她闲下来,她心里还真就没有了辄。
呆在家里每天只吃不做也很难受,脑子里就总是乱琢磨。小蛮她嫁的那个人确实不错,只是听她说,她身边那几个女人并不和;还有义父那里,元大人过世对他的打击不小,不知道他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最可怜的还是茶花,杨家这么大的产业偏偏就把她多;最让自己难堪的是,茶花最后这么一点身份,竟然是自己给剥夺。还有小蛮心里的那些事,她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找到亲生母亲;小蛮还说,她现在非常感谢那个婶婶,因为当初如果不把她送到教坊,那就只能一直都呆在妓院里接客。樊素又想到了自己,当初怎么就把妹妹弄丢了?如果那天不出来,后面的事情肯定没有这么多。小蛮说,她确实不是自己的那个妹妹,可她一定要想办法帮着去找。这么多年已经走过,人世间有那么多的地方,谁知道她过了哪座山,又趟过了哪条河,另外妹妹她已经长大,谁知道现在她叫什么?樊素突然就觉得自己很失败,心里那么多的话,可自己却没处去说。樊素又想到了自己的父母,两个女儿突然都不见了,他们该怎么活?如果有一天,自己能找到父母,自己怎么和他们交待?找不回妹妹,那就不如去跳河。
一件件的事情就这样铺天盖地的压过来,樊素就觉得泪水如泉涌,两眼荡青波。
嫂子走进来,樊素就直扑过去,她只讲了句嫂子,就什么话都不能再说。嫂子劝着樊素,说茶花呀,你不要哭,其实嫂子早就已经瞧出来了,你心里的委屈特别多,天上那是什么样的日子,咱们这里确实就要什么没什么,另外这人世间也是万般的险恶,你前一世就遭了那么大的难,这放在谁身上都没法活。不过呀,茶花,你还是要往开了想一下,你再看看我们这些人,与你相比,那就是天上和人间,我们可什么都没有说。樊素这才找了个借口,说嫂子,我就是替我的前一世想不开,那场大火烧得非常猛,每次一回想起那个经历,我就混身哆嗦。嫂子就赶紧搂住樊素,她还笑了起来,说茶花呀,嫂子不是跟你说过吗,你心里有什么事情都可找我说,你可知道,每个人都有着三魂七魄,你所以心里总是难受,那是因为你重新投了胎,可她们却还都不好过,不如这样吧,明天我就带着你,我们再去你前一世的坟前,我们就多烧些纸,到时候你心里不管有什么话就尽管往出说。茶花,嫂子我就这样告诉你吧,人活着在世上,那就什么都不能怕,不过,话又说回来,嫂子是凡人你是天仙,所以你就总能感觉到难过。
第二天一早,樊素就和嫂子上了山,走在路上,嫂子还在开导着她,说茶花,一会到了墓地,我替你烧纸,你就坐在一边把心里的话往出说。樊素虽然点头,可她知道自己此行的目的就是要面对茶花来认错,我住进你的家,占了你的窝,睡着你的丈夫,用了你的锅。但茶花咱们要把这些事情仔细的讲,我没和你争,更没有和你夺,我已经认下你的嫂子,还有你的哥。还有很多,全都包括,杨家的所有产业就算是我和你提前赊,来世咱们可以换一下位置,我来做你,你就做我。
来到茶花的坟前,嫂子直接就把烧纸点了起来,然后她就扯开哭腔念叨着唱起来:我的那个茶花呀,你听着嫂子仔细的说呀,天火烧得真是个惨那,亲人都哭红了眼拉,火烧红了半边天呀,谁都上不去前呀。前身后世已无关呀,茶花你也得想开了哇。做人做鬼都很难呀,就不要再去害人了。嫂子我要说句话了,三魂七魄总得散呀,做鬼不可太记仇呢,下一世就没谁敢收留了。
樊素根本就没有想到,嫂子的哭坟腔竟然就唱得如此出色,那种忧哀的气氛马上就引领着她进入悲痛之中。樊素的泪水断线般的滴落下来,此时她已经什么都唱不出来,只能号啕大哭,她也只想哭个痛快,内心仿佛就如同有股倾泻而下的洪流,荡涤着那些压抑已久尘埃,就是那些东西盘根错节串插在一起,窒息着樊素喘不过气来,此时的她就是觉得哭出来才能痛快,这是过去她从未有过的感受。突然间,樊素就觉得心头有块压着的巨石已经松动了。
确实就和嫂子讲的那样,人只要能活着那就什么都不要怕,即使马上就要去面对死亡,那也要敢于挺起胸堂来。樊素这才淡淡的唱起:
莫让自己太压抑,你我同是元东妻,后世前身来相见,妹妹劝姐去安息。
祠堂坐位有一席,牌位妹妹为姐立,早晚各焚三柱香,但愿姐姐早受益。
逢年过节有拜祭,后人不把先人逼,日后如将仇家遇,定要将他刀斧劈。
日出东方落向西,为人别把眼目迷,多积善缘结善果,子孙幸福不被欺。
樊素唱的非常动听,她的嗓音晶莹圆润,在当时没有谁能比得了。嫂子这时已经把纸烧完,她就守在一旁欣赏着。后来樊素就边唱边朝嫂子点了下头,其实她就是要感谢嫂子,但嫂子却误会了,于是就赶紧解释,说还是咱家茶花唱得好,我唱的那叫什么呀。
回来的路上,樊素突然和嫂子讲起,说嫂子,我有个姐妹,这次下界来的时候,她托我打听一件事。就是她母亲找不到了。
亲人把话谈,心底来揭穿,乱世避险径,前方路拓宽。

共 81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冒名顶替的樊素并不是一个性格十分开朗的人,她以茶花的身份走进杨元东身边时仍然还如此,当她知道了茶花与杨元东的情感经历后,更是有些内疚。小时候的经历也让她的性格更倾向于内向,这使得对她如仙女一样的丈夫很怕她升天回到天界,而她心里有苦却说不得。虽然茶花是个比较软弱的人,而樊素的的骨子里也是这样的性格。走进杨家之后,樊素处处都在维护着杨元东,她很怕自己把哪一件事情做错了。樊素和茶花两个人最大的区别就是一个爱说,一个不太喜欢讲话,而樊素本人的解释是,两个人虽然是一个灵魂,但她们不是一个身体。所以杨元东以及他身边的那些人都能理解,他们也都认为,茶花确实就再次又回到了现实之中……作者如同一位富有阅历的长者在讲述一段过往一样,形象的描述让读者为这样的文字打动,让我们如身临其境一般在作者的笔下穿行……另外作者善于构思。巧妙的设计让人沉湎其中心阔目明。问好作者,推荐阅读,编辑:锦妤【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2042905】
1 楼 文友: 2012-04-29 19:2 : 8 冒名顶替的樊素并不是一个性格十分开朗的人,她以茶花的身份走进杨元东身边时仍然还如此,当她知道了茶花与杨元东的情感经历后,更是有些内疚。小时候的经历也让她的性格更倾向于内向,这使得对她如仙女一样的丈夫很怕她升天回到天界,而她心里有苦却说不得。虽然茶花是个比较软弱的人,而樊素的的骨子里也是这样的性格。走进杨家之后,樊素处处都在维护着杨元东,她很怕自己把哪一件事情做错了。樊素和茶花两个人最大的区别就是一个爱说,一个不太喜欢讲话,而樊素本人的解释是,两个人虽然是一个灵魂,但她们不是一个身体。所以杨元东以及他身边的那些人都能理解,他们也都认为,茶花确实就再次又回到了现实之中 作者如同一位富有阅历的长者在讲述一段过往一样,形象的描述让读者为这样的文字打动,让我们如身临其境一般在作者的笔下穿行 另外作者善于构思。巧妙的设计让人沉湎其中心阔目明。问好作者,推荐阅读,编辑:锦妤 我的江山,我的梦想。
2 楼 文友: 2012-04- 0 07:09:15 问候朋友,祝福节日快乐。 我的江山,我的梦想。宝宝脸色发黄是什么原因
婴儿有眼屎是怎么回事
小孩子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宝宝眼睛有眼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