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乌苏信息网 > 星座

法官绩效考核之忧

发布时间:2019-08-15 09:40:59

111项绩效考核指标严苛地对法官进行林林总总的考核。考核不合规法官,有可能无限期待岗

究竟,法官需要什么样的绩效考核?

当事人、干警参与考核

法官绩效考核,正风行全国法院系统。甚至,已经由法院系统内考核,扩展至院外。

5月15日,湖北省宜城市人大常委会,在宜城市人民法院,组织召开了法官绩效评估动员大会,并当场抽取5名审判、执行法官,定为首期绩效评估对象。

据报道,这次绩效评估,将历时近6个月,并会组织部分人大常委会委员、代表,通过走访了解、旁听庭审、抽查案卷等多种方式,全面了解评估对象履职情况。

本报记者了解到,院外因素介入法官绩效考核,宜城并非孤案。根据人民法院报的报道,几乎是同一时间,河南省洛宁县法院也表态,他们将定期邀请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前来旁听案件,并明确表示,会将听审结果,纳入对法官的绩效考核。

而更早前一个月,安徽省固镇县人大常委会,也召开了针对法官的 绩效评估活动动员大会 。据报道,评估对象,确定为任审判员满 年、50周岁以下的一线审判、执行法官。

固镇县人大常委会明确,针对法官的考核内容,主要为政治理论学习、审判业务和法学理论水平、依法履行工作职责情况等。

值得注意的是,将参与到固镇县法官绩效考核的,不仅仅局限于人大常委会。人民陪审员、律师和案件当事人,以及法院全体干警,都可以对法官的考核,提供意见。

本报记者了解到,除了上述 个引入院外因素考核法官绩效的法院外,法院系统内的绩效考核,也是开展得火热。

《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就此询问北京市海淀区一名年轻法官时,她反问道,为何单单关心法官的绩效考核,各行各业不都搞绩效考核吗?

而据本报记者了解,法院系统内的研究单位,并不乏以法官绩效考核为题的研究课题。即使在中国法院网、各地法院网网站上,都很容易检索到法官绩效考核的相关论文。

111项绩效考核指标

针对法官的绩效考核,多有褒扬声音。宜城市法院院长肖保国认为,开展对法官绩效评估活动,可以促进法官依法办案、公正司法,促进法官队伍政治素质和业务素质的提高。

浙江省温岭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张学明,在提到法官绩效考核时指出: 对部分法官开展工作绩效评估,是大力加强法官队伍司法能力建设的需要。

但批评声亦不少。全国人大常委、山东大学校长徐显明在提及中国司法改革若干问题时,就附带提到,对司法绩效的评价,只能以正义为标准,或者正义为先, 一旦义利倒置或者以利灭义,司法就会迷失自我,异变为功利的机器。

徐显明所担忧的情形,其实发生过。近年来,中国法院系统屡屡喝止不住的 以调代判 、 屡调不决 现象,就是佐证之一。

此外,考核越来越细,也是实例。据报道,最高人民法院案件质量评估体系中,关于审判质量、效率和效果,有 项指标,而部分地方法院,甚至与软件公司合作,将这些指标扩展至111项。

而这其中,在徐显明看来,根本就不应当拿来作为法官的考核指标。比如,有的法院以涉案标的的多少,作为衡量法院工作业绩的标准,徐显明就极力批评。

他说,审理一个亿元大案,与一个一元小案,在司法价值上到底有多大区别? 如果以收取诉讼费的多寡,作为衡量法院工作业绩的标准,这是司法功利化最 裸、最典型的表现,司法如果为了创收,法院就与公司无异了。

更有学者指出,基层一线法官,一年审案三四百件,倘若再需花费精力去应付这些绩效考核指标, 那就是劳心劳力,分散了其实应该花费在案件上的精力。

考核不佳将待岗

但很明显,法官绩效考核,不可能是学界几句批评语,就能限制,或者令其改向的。事实上,绩效考核,在地方法院系统,有着顽强生命力。

而宜城市,显然也只是法官绩效考核大潮中的 后来者 。同样的县级城市 浙江省温岭市,早在2008年时,就开始尝试对法官进行绩效评估。

存在的主要问题和不足:一是,工作经验和群众语言不够丰富,组织协调能力还较弱;二是,工作细节不够谨慎。 当年,温岭市法官陈骏,就是在这场绩效评估中,拿到了自己的考核结果。

而同一年,河南省周口市中院,可就不仅仅是对法官进行 绩效考核 了, 狠 的更在考核的结果:末位淘汰制。

根据周口中院的资料显示,2008年年底,该院用了10天时间,就从全院145名法官中,选出了5名 不称职 法官。 不称职 的结果是,全部进行 待岗培训 。

据报道,这些待岗人员,会被安排到 待岗培训办公室 ,进行政治思想教育和业务培训。这个 办公室 ,由周口中院政治部负责管理。

法官待岗,并不是一件轻松事。本就薪资不丰的一线法官,在待岗期间,只能收到财政基本工资,且待岗时间长达6个月,有特殊情况,甚至还可适当延长。

不仅注重案结,还要注重事了

河南法院网的报道显示,导致法官待岗的因素,或者说,隐藏在法官待岗背后的考核内容,共有5个方面,其中,政治素质、业务素质,分列第一、第二。

而业务素质内容一项,与近年来司法改革的大方向遥相呼应,其具体内容包括:案件的收案数、结案数、审结期限、判决率、调解率、当庭宣判率、当庭送达率、上诉率、发回重审率、二审改判率、裁判文书错漏率、服判率等。

本报记者了解到,周口中院的法官绩效考核办法,其实是中国各地法院系统绩效考核的缩影。同一时间内,在不少地方法院网站上,甚至还能发现这些法院发布的以 法官绩效考核经验及思考 为题的论文。

在2010年时,法官绩效考核的理论摸索与实践,得到了法院系统的肯定。这一年8月10日,最高人民法院院长 在 全国大法官专题研讨班上的讲话 ,专门提到了法官绩效考核的问题。

他说,要通过设定科学的审判绩效考评指标,引导广大法官,不仅注重案件质量,还要注重审判效率;不仅注重办案的法律效果,还要注重社会效果;不仅注重案结,还要注重事了。

还提到,要建立审判管理与考核奖惩对接机制,将审判绩效考评结果,引入到对法官的奖惩考核中,作为法官评先评优、晋职晋级的主要依据,以 激励大家多办案、快办案、办好案 。

在这之后,一些地方法院,出台了法官绩效考核更为直接的规定。以江西省崇仁县人民法院为例,该院明确,对拟报请为审判员、副庭长、庭长等职务晋升的拟任人员,在报请前,需向人大代表公开晾晒 三个账本 :绩效台账、廉政台账、年度考核台账。

真是叫人不要过年了

法官绩效考核,无疑评选出一批优秀法官,但也有法官没能 胜出 。湘潭市岳塘区法院法官刘立明,甚至因为压力太大,选择自杀。

据报道,这名普通法官,用一根绳子把自己悬挂在租住的房间内, 离开了这个他曾经活得颇为精彩的世界 。这一天,是2010年 月18日。

刘立明的邻居 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刘立明在遗书最后几行写道: 工作压力大,很累,不如死了算了,再见!

对此,业界在唏嘘之余,也禁不住反思:缘何在政府机关推行得当的绩效考核,在法院系统,推行起来,会让部分法官感觉压力大,甚至令个别法官想到自杀?

一位与岳塘法院有过接触的律师在其博客中猜测,刘立明有两个案子,被中级法院发回重审, 不知道法院内部的绩效评定如何?大概也是调解率、上诉率、发回重审率、维持原判率这些指标吧。发回重审是比较严重的绩效考核,一般发回重审的应该不多,居然还发回两个,真是叫人不要过年了。

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湘潭雨湖区法院法官介绍,中级法院过于严密细化的数据,比如上访率、息诉率、上诉率、发回重审率,常常让法官喘不过气来。

这位法官还称,他认识的当地基层青年法官, 普遍处于抑郁状态 ,不少人想走,考虑留下的,是有可能 做到副院长一级 的。

按照法院系统的惯例,做到了副院长一级,可能就不用办案了。而基层法院法官,显然不希望自己一直在大量的办案中熬到退休。 政府机关公务员,即使不能升职,到一定的年龄,资历深了,也不必要天天那么忙碌。 一位法官称。

刘立明的自杀,因媒体传播,广为人知。而在当年10月份,最高法院作的一个名为 关于民事审判工作情况的报告 ,或许就与刘立明的自杀不无关系。

报告由 面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而作,报告里,将基层法官描述为 工作和生活压力较大、职级待遇较低、队伍不够稳定、人才流失现象严重 。

报告后,有媒体用 苦不堪言 描述一线法官的生存生态,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委员戴玉忠,则将法官的加班状况,描述为 白+黑 与 5+2 。

本报记者当时就此报告与一位基层法官交谈时,这位基层法官不禁感由心生。她说:其实,不少时候,是真心不想干了,无尽的加班,不少当事人似乎还对你不满意。

家庭、婚恋受影响

实际上,还有另一层,令法官不解:基层法官的工资待遇,缘何如此低?对此,全国人大代表、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李其宏就介绍过,他在基层法院当副院长时,月工资不到1600元。

其实曾有不少给法官加薪的声音发出过,甚至年年都有类似呼吁:绩效考核如此严苛,应该给予相称的待遇。

不过,据本报记者了解,这些呼声,最后多数不了了之。 不少人说,美国法官的高收入,保持了法官的中立性,因此,我们也要搞高收入。这完全没有可比性。 一位学者称,薪水与国际接轨的前提是,我们的法官,是否也具有同样的工作能力?

类似的反对者提出,我们的基层法院法官,不少连司法考试都没有通过,如何谈工作能力。其实,更为致命的反对意见是,司法腐败问题尚未解决,如何下得了决心加工资。工资是低,可你看,那些落马的法官,哪个是真正没钱的?

学界也为此苦恼,通过加薪能解决腐败问题吗?能解决法官业务素质问题吗?但是,现状下,这二者倘若都不做,靠什么解决问题呢?

悖论由此延续下来:案件量大、法官极度辛劳;但当事人却不满意、社会舆论评价偏低。而对司法不公的批评声,也是一浪盖过一浪,在以前年度里,甚至发生过枪击法官、向法官泼硫酸等恶性事件。

而法官呢?一些统计数据或许能说明部分问题。北京市延庆县人民法院的一项调查表明:94%的法官反映心理压力较大;50%的法官认为工作繁忙、无法顾家是家庭矛盾的主要原因;60%的法官认为工作压力对婚恋造成一定影响。

另一组来自辽宁法院系统的数据是,辽宁法院系统患恶性肿瘤、脑中风等疾病的法官有402人,已去世56人。

白癜风的症状有哪些
白癜风怎么诊断
男性早泄你知道在不同时期的症状表现是什么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